神 柏

  


 杨万欣


“叭叭叭!叭叭叭……”震耳的鞭炮声又响了起来。不用说,是村子里的神柏面前又有人上香了。


说真的,我一不信神,二不信鬼,但在我心中,确实对村子里的这棵神柏有无限的崇敬之意。


这是洛宁县西山底乡北村村杨家祠堂前面一座奶奶庙前的一棵百年古柏。树干高约二十米,粗约合抱有余,扭曲盘旋向上伸展;树冠茂密丛郁,苍劲挺拔之势令人敬畏。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为了祈求孩子的平安健康,都希望“有见识”的算命先生指点迷经,于是,方圆十里八乡的“有识之士”通常会开出一个妙方——认四百干叔,即要拜柿(谐音“四”)树、柏(谐音“百”)树为干叔。柿树,村村皆有,而有灵气的柏树却极难寻找,何况是饱经沧桑的百年古柏呢?这样,几乎隔三岔五地有许多父母长辈,领着自己宠爱的子女到这棵神柏面前烧香许愿,祈求安康幸福。我亲见早已辞世的老姑生前多次领着她的儿子、孙子到这棵神柏面前点燃香箔,而她的儿孙的安康与今日的幸福也足以证实了神柏的神灵了。


我家就住在神柏附近,小时候常和小伙伴在夏夜里捉迷藏,大家一个个嬉笑追赶,很是浪漫,但有一点却是不约而同的:在神柏面前跑过时谁也不吱声,生怕触动神灵似的。何况神柏正长在奶奶庙前,而那紧闭的庙门内似乎有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看着我们的狂野与欢闹。


后来,我外出读书、工作,离开了村子,离开了这棵神柏。神柏消化了饥饿的年代,神柏见证了沧桑巨变,神柏宽容了“越穷越革命”,神柏昭示了生机与活力。但母亲不知从何时起掌管了奶奶庙的钥匙,庙内居然燃起了香火,她也经常在神柏面前点纸上香。她说,烧点香火风调雨顺,全家安康。母亲的话真切、实在,我确信有真正的“神灵”在其中,所以也从不加反对。


这不,春节带儿女回到老家,又听到了神柏面前的鞭炮声。我正纳闷: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崇拜神柏?母亲笑吟吟地从房中走出来,手中拿着鞭炮纸箔,向我的儿女喊话:“琦儿,珂儿,走,给老爷老奶上香去!”我的心一下醉了,泪水也在眼中打转,因为这是一棵神柏,赐给子孙幸福成长的神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