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女儿的作业想到的

由女儿的作业想到的


   


女儿上小学三年级时,回家经常让我抄写语文作业题目,有时一遍,有时二遍,有时甚至要抄三四遍,然后女儿在家中或带到学校再作。为了提高抄写效率,我曾用复写纸抄写,一式二三份。后来,女儿告知我说老师不让这样做,我只有一遍一遍地抄写。不然,孩子到学校就没作业做,也无法接受老师的检查。为了帮助老师“关心”女儿的学习,我硬着头皮抄而不止。一年中,我受尽了抄写作业之苦,而女儿更是受尽了苦中之苦。由此,我想到了几年前读过的《中国语文教育忧思录》中的《女儿的作业》一文的一段话:“我也讨厌这样的学习法,我一直把家里深夜了还有一个在写作业的学生,当成这个家庭的灾难。我真是对她的那些毫无意义的作业深恶痛绝。我已经多次怂恿她不写那些东西,就是不写,那实在是对人的智力的污辱。”(《中国语文教育忧思录》,王丽主编,第10页)又想到了曾读到的古代国外对犯人的一种惩罚:让犯人搬运大堆石头,先从甲地搬运到乙地,然后再从乙地搬回到甲地,成年累月,反复搬运。许多犯人受不了这无聊劳作的折磨,宁可自杀也不搬运这石头。这与女儿因机械重复、枯燥练习不愿学习、厌恶学习而失去童真和欢乐有什么区别呢?


女儿上小学四年级时,我每天像例行公事一样,检查女儿的数学作业,并批改签字。近日看到女儿的数学“同步达标课课练”中有这样两道题目:其一是“王师傅每天加工48个零件,168个零件需加工几天?后来王师傅又用同样的效率加工了2.6天,问王师傅共加工了多少个零件?”女儿计算的结果是第一问是“3.5天”,第二问是“(3.5+2.6×48292.8个零件”。另一题目是“图书馆有文艺书135本,科技书是文艺书的1.5倍,文艺书比科技书少多少本?两种书共有多少本?”女儿计算的结果是“少67.5本”、“共有337.5本书”。


如果说学习小数,“3.5天”还可以让孩子明白是三天半的话,那么“2.6天”和“2.6+3.56.1天”该怎样让孩子理解?“292.8个零件”该怎样让孩子理解?同样,那么多的“半本书”又该怎样让孩子理解?好在还没有看到算出3.5个爸爸、2.6个妈妈、6.1个老师的计算的结果。数学的本源是生活,而这些题目严重地脱离了现实生活,是一张纯粹的数字魔网,这不是对孩子无形的折磨吗?由此,我想到了陶行知在《什么是生活教育》一文的几句话:“没有生活做中心的教育是死教育,没有生活做中心的书本是死书本。没有生活做中心的学校是死学校。在死教育、死书本、死学校里鬼混的人是死人——先生先死、学生学死!”


教学生活化,生活学习化,玩中学,乐中悟,惟有如此学生才会感到学习是生活的需要而不是痛苦的负担,学生自身的情感、体验才能获得与理智同等的地位,这样全新的教育理念什么时候才能在我们的孩子的学习中体现出来呢?


呼唤课程改革,期盼教育春风!


让素质教育的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