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师要做学生的思想导师

语文教师要做学生的思想导师


 


2011312,在河南省语文高效课堂教学观摩交流及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第十四届年会上,我聆听了新教育践行者韩军老师讲授的《我的叔叔于勒》一课,这也是自己多次听课中很少听到的把人生的思考带进课堂的一节语文课。


说实在,韩军老师上的这节课绝大多数听课者不会认同,甚至会横加指责:这是什么语文课?因为他的教学与传统的小说教学截然不同,与重知识、轻能力,重识记、轻陶冶的传统语文课大相径庭。


第一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庸才,第三个把女人比作鲜花的是蠢才。《我的叔叔于勒》是初中语文教材中名篇,也是许多名师多次示范作课的一篇课文。作为一篇小说怎么讲为好,怎么学最佳,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众说不一。但是,像韩军老师这样,真正用自己的思想去教学,去引导学生树立同情、理解、宽容的观点,这是十分难能可贵的。韩老师教学中通过多媒体设置了这样几个问题情景:


一、我的词语;


二、若瑟夫的风景;


三、一封没有寄出的信(于勒叔叔的第三封信);


四、菲利普未公开的日记(父亲的日记);


五、若瑟夫的心事。


仅此而已,但韩老师却真正步入了语文的殿堂。通过续写《一封没有寄出的信》,让学生真正走进了人物内心,和作品中的人物进行对话、交流,进而理解了于勒的苦乐人生;通过想像再现《父亲的日记》,让学生看到了菲利普身上应有的源于人性的善良情感,而他内心的痛苦与生活中的矛盾也正折射出这种人生的不幸,我们应给予同情、理解、宽容。尽管我们可以用“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去抱怨,也可以在像传统教学中那样,把他和克拉丽丝(菲利普的妻子)混为一谈而一味指责,但绝不应贴上政治标签而进行非人性的批判,更不应用“赤裸裸”“血淋淋”的金钱关系去一味泯灭学生的内心的善良与童真。因为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我们许多人身边的生活。同时,这些现象、这些矛盾、这些谜团,也构成了《若瑟夫的心事》。这一思考让学生再次走进了人物内心,和作品中的人物进行对话、交流。当学生学习到这儿,韩老师水到渠成地引出了日本刚刚发生的地震、海啸大灾难,虽然日本当年侵略中国是非正义的,所犯下的罪行是我们世代难忘的,但在地震、海啸等大自然的灾难面前,我们应当给予日本人民同情和帮助,给予日本人民友爱和关心,而不应隔岸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