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梦想还给孩子

把梦想还给孩子

孩子时代是做梦的时代,每个孩子都拥有自己的梦想,都会设计自己的梦想,追求自己的梦想,并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梦想是生命的灵魂,是心灵的灯塔,是引导人走向成功的信仰。有了崇高的梦想,并矢志不渝地追求,梦想就会成为现实,奋斗就会变成壮举,生命就会创造奇迹。

这是个完全真实的故事。

他出生在纽约声名狼藉的大沙头贫民窟。在这儿出生的孩子,耳濡目染,他们从小逃学、打架、偷窃甚至吸毒,长大后很少有人从事体面的职业。1961年,皮尔·保罗被聘为当地小学的董事兼校长。当时正值美国嬉皮士流行的时代,当皮尔·保罗校长走进这所小学的时候,发现这儿的穷孩子比“迷惘的一代”还要无所事事。他们不与老师合作,旷课、斗殴,甚至砸烂教室的黑板。校长想了很多办法来引导他们,可是没有一个是奏效的。后来校长发现这些孩子都很迷信,于是在自己上课的时候就多了一项内容——给学生看手相。校长用这个办法来鼓励学生。有一天,当他从窗台上跳下,伸着小手走向讲台时,皮尔·保罗校长说:“我一看你修长的小拇指就知道,将来你是纽约州的州长。”当时,他大吃一惊,因为长这么大,只有他奶奶让他兴奋过一次,说他可以成为五吨重的小船的船长。从那天起,“纽约州州长”这个梦想就像一面旗帜激励着他。他的衣服不再沾满泥土,说话时也不再夹杂污言秽语。他开始挺直腰杆走路,在以后的四十多年间,他没有一天不按州长的身份要求自己。五十一岁那年,罗杰·罗尔斯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成了美国纽约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州长。

这也是个完全真实的故事。

有个叫布罗迪的英国教师,在整理阁楼上的旧物时,发现了一沓练习册,是50年前自己班上30位孩子的春季作文,题目叫:未来我是……布罗迪随手翻了几本,很快便被孩子们千奇百怪的梦想给迷住了。比如,有个叫彼得的小家伙说自己的梦想是未来的海军大臣,因为有一次他在海里游泳,喝了3升海水都没被淹死;还有一个说,自己的梦想将来必定是法国总统,因为他能背出25个法国城市的名字;最让人称奇的是一个叫戴维的盲童,他认为,自己的梦想肯定是英国的内阁大臣,因为在英国还没有一个盲人进入过内阁。总之,30个孩子都在作文中描绘了自己的梦想。

    布罗迪读着这些作文,突然有一种冲动,何不把这些本子重新发到同学们手中,让他们看看现在的自己是否实现了孩提时的梦想。当地一家报纸得知他的这一想法后,为他刊登了一则启事。没几天,书信便向布罗迪飞来。其中有商人、学者及政府官员,更多的是没有身份的人。他们都表示,很想知道自己儿时的梦想,并且很想得到那本作文本,布罗迪按地址一一给他们寄去。

一年后,布罗迪手里仅剩下名字叫戴维的作文本没人索要。他想,这个人也许是死了。毕竟50年了,50年间是什么事都会发生的。就在布罗迪准备把这个本子送给一家私人收藏馆时,他收到了内阁教育大臣布伦克特的一封信。信中说,那个叫戴维的就是我,感谢您还为我们保存着儿时的梦想。不过我已不需要那个本子了,因为从那时起,我的梦想就一直在我的脑子里,从未放弃过。50年过去了,可以说我已经实现了那个梦想。

但是,许多时候老师会剥夺孩子们做梦的权利,或者以糊涂的爱偷走很多孩子的梦想,就像比尔·克利亚老师一样。

比尔·克利亚是美国犹他州的一个中学教师,有一次他给学生布置了一道作业,要求学生就自己的未来理想写一篇作文。一个名叫蒙迪·罗伯特的孩子兴高采烈地写开了,用了整整半夜的时间,写了七大张,详尽地描述了自己梦想将来有一天有拥有一个牧马场,并画下了一幅占地200英亩的牧马场示意图,有马厩、跑道和种植园,还有房屋建筑和室内平面设计图。

第二天他兴冲冲地将这份作业交给了克利亚老师。然而老师却在作业第一页的右上角打了个大大“F”(差), 并让蒙迪·罗伯特去找他。下课后蒙迪去找老师询问为什么自己只得了“F”。克利亚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毛头小伙,认真地说:“蒙迪,我承认你这份作业做得很认真,但是你的思想离现实太远,太不切实际了。要知道你父亲只是一个驯马师,连固定的家都没有,经常搬迁,根本没有什么资本,而要拥有一个牧马场,得要很多的钱,你能有那么多的钱吗?”克利亚老师最后说,如果蒙迪愿重新做这份作业,确定一个现实一些的目标,可以重新给他打分。

蒙迪拿回自己的作业,去问父亲。父亲摸摸儿子的头说:“孩子,你自己拿主意吧,不过,你得慎重一些,这个决定对你来说很重要!”

蒙迪一直保存着那份作业,那份作业上的“F”依然很大、很刺眼,正是这份作业鼓励着蒙迪,一步一个脚印不断超越创业的征程,并最终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多年后,当克利亚老师带着他的30名学生踏进这个占地200多英亩的牧马场,登上这座面积达4000平方米的建筑场时,他流下了忏悔的泪水。“蒙迪,现在我才意识到,当时我做老师时,就像一个偷梦的小偷,偷走了很多孩子的梦,但是你的坚韧和勇敢,使你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梦!”

每个孩子的生命都是一只小船,梦想是小船的风帆;梦想,是一个目标,是让自己活下去的原动力;梦想不会抛弃苦心追求的任何人,只要不停止追求,就会沐浴在梦想的光辉之中。为了孩子们的幸福人生,为了孩子们能美梦成真,每位老师都应当像皮尔·保罗校长和布罗迪老师那样,把梦想还给孩子。

莫让分数掩盖了教育的真谛

近日,关于高考英语降分引发热议后,数学又引发了网友集体吐槽。英国大学一年级的数学考题是勾股定理,中国高考的几何题需要做出这么多辅助线。在第六届北京可持续发展教育国际论坛上,当教育部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把两道考题展示给参加会议的中外来宾时,白头发的外国学者都发出一片惊呼,中国学者却默然。


我们的教育到底怎么了?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教育?


于是,我想到了几位大师,想到了他们所接受的教育。民国时期的北京大学,有着十分优良的“破格录取”传统。1917年,北京大学在上海组织了一场自主录取考试。一位叫罗家伦的考生,作文写得非常棒,可数学却考了零分,而且其余各科成绩也并不出众。怎么办呢?胡适先生和校长蔡元培最后力排众议将数学考了零分的罗家伦招进北大。事实证明。蔡元培和胡适的决定是正确的。罗家伦不但成为“五四运动”的得力干将。1928年,还以北伐少将的身份,被南京国民政府任命为改组后的国立清华大学首位校长。后来,罗家伦在清华大学也“破格录取”了不少大师级人物。1929年,钱钟书报考清华大学。虽然国文、英文考得不错,但数学只考了15分(另有一种说法是考了零分)。1931年,吴晗报考清华大学,这位浙江小伙子的数学成绩比钱钟书更烂,他是货真价实的零分。可他有幸生活在民国时代——他被清华大学录取了。1930年,臧克家在青岛国立大学的入学考试中,数学考了零分,作文也仅仅是三句诗歌:“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成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就凭这三句诗歌,文学院院长闻一多做主,将臧克家“破格录取”。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便多了一位叱咤风云的诗人。还有,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在撰写季羡林回忆录《我的老师季羡林之学生时代》时,知道季老小时候学习严重偏科,为此,钱文忠教授还做了细致的调查。他先是问季老本人当年高考时数学考了多少,季老只说“很低的”,其他并不多言。锲而不舍的钱文忠教授于是去查了清华大学的档案,发现百分制的数学考卷,季老只考了4分,而且他的第一志愿填的居然是数学系,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当然,今天我们的高考中也有破格录取,比如校长实名制推荐的“保送生”制度。可这种制度之下,录取的依然是那些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他们就算通过正常途径,也可以考入名校。“保送”他们,实属“锦上添花”之举,完全失去了“破格录取”的“雪中送炭”本意。因为教育在这个过程中似乎发生很大的变化,似乎已完全被分数所绑架。走进千学万校,观遍万校千学,在今日的教育中分数的统帅地位未减,名次的霸主地位日浓。君不见一个高考状元,立刻会赢得社会各界的捐助数十万元;君不见,一个特优学生,学校很快会免除全部学费并给以生活补助。似乎这些状元和特优生就是中华民族的希望,就是炎黄子孙的未来。拼命的学,玩命的教,疯狂地考,这已成了没有规定的规定,这已成了不是规律的规律。由此而生的是学生的失望和家长的无奈,社会的筛选和生活的淘汰。教育的脆弱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人性的泯灭在这个过程中幻化得巧妙自然,纵然有许许多多的创新与特色,有许许多多的成功与辉煌,但骨子里面仍然是应试的血液在奔涌。教师与学生的关系依然表现得冠免堂皇。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小时候天真好奇充满童趣,而进入校园后在一天天的听话教育中却变得少年老成、失去了探究与创新的活力?为什么总是教育孩子要沿着分数攀上顶端,在学而优中成为人上人呢?因为我们的教育充斥了太多的功利教育、奴性教育。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但我们却熟视无睹,充耳不闻。尽管原因很多,但教育被分数绑架、师生被分数绑架已是人人心知肚明的事。目前的新课改虽然给了孩子一定的权利和尊严,但见诸报端的无数事实让人不得不承认学校管理中人文精神的失落,学校教育中奴性教育的猖狂!一切的一切都在难言与不言之中。


    学生身体素质下降了,我们就考体育;学生动手能力差了,我们就考理化生实验;学生语文没学好,我们把语文卷升为180分……这真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啊!


关于教育的诠释,中外的教育家、思想家和一些知名人士都有自己的“语录”。孔子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蔡元培先生说:“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陶行知则认为:教育是依据生活、为了生活的“生活教育”,培养有行动能力、思考能力和创造力的人。黄全愈先生认为:教育“重要的不是往车上装货,而是向油箱注油。”钟启泉教授认为:教育是奠定“学生发展”与“人格成长”的基础。面对今天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的伪教育甚至反教育现象,面对急功近利的疯狂择校和学生书包的日益沉重,我深切地感受到,对教育,我们还十分有必要重新打量,追本溯源,返璞归真。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指出:“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基石,是提高国民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途径,寄托着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我们的“高质量、高分数、高升学率”,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我们的“封闭管理”“准军事化管理”,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怎样让孩子们立德做人?谁为孩子的未来买单?谁为民族的未来奠基?唯有真正的教育!莫让分数掩盖了教育真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