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梦想还给孩子

把梦想还给孩子

孩子时代是做梦的时代,每个孩子都拥有自己的梦想,都会设计自己的梦想,追求自己的梦想,并努力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梦想是生命的灵魂,是心灵的灯塔,是引导人走向成功的信仰。有了崇高的梦想,并矢志不渝地追求,梦想就会成为现实,奋斗就会变成壮举,生命就会创造奇迹。

这是个完全真实的故事。

他出生在纽约声名狼藉的大沙头贫民窟。在这儿出生的孩子,耳濡目染,他们从小逃学、打架、偷窃甚至吸毒,长大后很少有人从事体面的职业。1961年,皮尔·保罗被聘为当地小学的董事兼校长。当时正值美国嬉皮士流行的时代,当皮尔·保罗校长走进这所小学的时候,发现这儿的穷孩子比“迷惘的一代”还要无所事事。他们不与老师合作,旷课、斗殴,甚至砸烂教室的黑板。校长想了很多办法来引导他们,可是没有一个是奏效的。后来校长发现这些孩子都很迷信,于是在自己上课的时候就多了一项内容——给学生看手相。校长用这个办法来鼓励学生。有一天,当他从窗台上跳下,伸着小手走向讲台时,皮尔·保罗校长说:“我一看你修长的小拇指就知道,将来你是纽约州的州长。”当时,他大吃一惊,因为长这么大,只有他奶奶让他兴奋过一次,说他可以成为五吨重的小船的船长。从那天起,“纽约州州长”这个梦想就像一面旗帜激励着他。他的衣服不再沾满泥土,说话时也不再夹杂污言秽语。他开始挺直腰杆走路,在以后的四十多年间,他没有一天不按州长的身份要求自己。五十一岁那年,罗杰·罗尔斯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成了美国纽约州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州长。

这也是个完全真实的故事。

有个叫布罗迪的英国教师,在整理阁楼上的旧物时,发现了一沓练习册,是50年前自己班上30位孩子的春季作文,题目叫:未来我是……布罗迪随手翻了几本,很快便被孩子们千奇百怪的梦想给迷住了。比如,有个叫彼得的小家伙说自己的梦想是未来的海军大臣,因为有一次他在海里游泳,喝了3升海水都没被淹死;还有一个说,自己的梦想将来必定是法国总统,因为他能背出25个法国城市的名字;最让人称奇的是一个叫戴维的盲童,他认为,自己的梦想肯定是英国的内阁大臣,因为在英国还没有一个盲人进入过内阁。总之,30个孩子都在作文中描绘了自己的梦想。

    布罗迪读着这些作文,突然有一种冲动,何不把这些本子重新发到同学们手中,让他们看看现在的自己是否实现了孩提时的梦想。当地一家报纸得知他的这一想法后,为他刊登了一则启事。没几天,书信便向布罗迪飞来。其中有商人、学者及政府官员,更多的是没有身份的人。他们都表示,很想知道自己儿时的梦想,并且很想得到那本作文本,布罗迪按地址一一给他们寄去。

一年后,布罗迪手里仅剩下名字叫戴维的作文本没人索要。他想,这个人也许是死了。毕竟50年了,50年间是什么事都会发生的。就在布罗迪准备把这个本子送给一家私人收藏馆时,他收到了内阁教育大臣布伦克特的一封信。信中说,那个叫戴维的就是我,感谢您还为我们保存着儿时的梦想。不过我已不需要那个本子了,因为从那时起,我的梦想就一直在我的脑子里,从未放弃过。50年过去了,可以说我已经实现了那个梦想。

但是,许多时候老师会剥夺孩子们做梦的权利,或者以糊涂的爱偷走很多孩子的梦想,就像比尔·克利亚老师一样。

比尔·克利亚是美国犹他州的一个中学教师,有一次他给学生布置了一道作业,要求学生就自己的未来理想写一篇作文。一个名叫蒙迪·罗伯特的孩子兴高采烈地写开了,用了整整半夜的时间,写了七大张,详尽地描述了自己梦想将来有一天有拥有一个牧马场,并画下了一幅占地200英亩的牧马场示意图,有马厩、跑道和种植园,还有房屋建筑和室内平面设计图。

第二天他兴冲冲地将这份作业交给了克利亚老师。然而老师却在作业第一页的右上角打了个大大“F”(差), 并让蒙迪·罗伯特去找他。下课后蒙迪去找老师询问为什么自己只得了“F”。克利亚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毛头小伙,认真地说:“蒙迪,我承认你这份作业做得很认真,但是你的思想离现实太远,太不切实际了。要知道你父亲只是一个驯马师,连固定的家都没有,经常搬迁,根本没有什么资本,而要拥有一个牧马场,得要很多的钱,你能有那么多的钱吗?”克利亚老师最后说,如果蒙迪愿重新做这份作业,确定一个现实一些的目标,可以重新给他打分。

蒙迪拿回自己的作业,去问父亲。父亲摸摸儿子的头说:“孩子,你自己拿主意吧,不过,你得慎重一些,这个决定对你来说很重要!”

蒙迪一直保存着那份作业,那份作业上的“F”依然很大、很刺眼,正是这份作业鼓励着蒙迪,一步一个脚印不断超越创业的征程,并最终地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多年后,当克利亚老师带着他的30名学生踏进这个占地200多英亩的牧马场,登上这座面积达4000平方米的建筑场时,他流下了忏悔的泪水。“蒙迪,现在我才意识到,当时我做老师时,就像一个偷梦的小偷,偷走了很多孩子的梦,但是你的坚韧和勇敢,使你一直没有放弃自己的梦!”

每个孩子的生命都是一只小船,梦想是小船的风帆;梦想,是一个目标,是让自己活下去的原动力;梦想不会抛弃苦心追求的任何人,只要不停止追求,就会沐浴在梦想的光辉之中。为了孩子们的幸福人生,为了孩子们能美梦成真,每位老师都应当像皮尔·保罗校长和布罗迪老师那样,把梦想还给孩子。

莫让分数掩盖了教育的真谛

近日,关于高考英语降分引发热议后,数学又引发了网友集体吐槽。英国大学一年级的数学考题是勾股定理,中国高考的几何题需要做出这么多辅助线。在第六届北京可持续发展教育国际论坛上,当教育部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力把两道考题展示给参加会议的中外来宾时,白头发的外国学者都发出一片惊呼,中国学者却默然。


我们的教育到底怎么了?到底什么是真正的教育?


于是,我想到了几位大师,想到了他们所接受的教育。民国时期的北京大学,有着十分优良的“破格录取”传统。1917年,北京大学在上海组织了一场自主录取考试。一位叫罗家伦的考生,作文写得非常棒,可数学却考了零分,而且其余各科成绩也并不出众。怎么办呢?胡适先生和校长蔡元培最后力排众议将数学考了零分的罗家伦招进北大。事实证明。蔡元培和胡适的决定是正确的。罗家伦不但成为“五四运动”的得力干将。1928年,还以北伐少将的身份,被南京国民政府任命为改组后的国立清华大学首位校长。后来,罗家伦在清华大学也“破格录取”了不少大师级人物。1929年,钱钟书报考清华大学。虽然国文、英文考得不错,但数学只考了15分(另有一种说法是考了零分)。1931年,吴晗报考清华大学,这位浙江小伙子的数学成绩比钱钟书更烂,他是货真价实的零分。可他有幸生活在民国时代——他被清华大学录取了。1930年,臧克家在青岛国立大学的入学考试中,数学考了零分,作文也仅仅是三句诗歌:“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成幻光,谁便沉入了无底的苦海。”就凭这三句诗歌,文学院院长闻一多做主,将臧克家“破格录取”。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便多了一位叱咤风云的诗人。还有,复旦大学钱文忠教授在撰写季羡林回忆录《我的老师季羡林之学生时代》时,知道季老小时候学习严重偏科,为此,钱文忠教授还做了细致的调查。他先是问季老本人当年高考时数学考了多少,季老只说“很低的”,其他并不多言。锲而不舍的钱文忠教授于是去查了清华大学的档案,发现百分制的数学考卷,季老只考了4分,而且他的第一志愿填的居然是数学系,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当然,今天我们的高考中也有破格录取,比如校长实名制推荐的“保送生”制度。可这种制度之下,录取的依然是那些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他们就算通过正常途径,也可以考入名校。“保送”他们,实属“锦上添花”之举,完全失去了“破格录取”的“雪中送炭”本意。因为教育在这个过程中似乎发生很大的变化,似乎已完全被分数所绑架。走进千学万校,观遍万校千学,在今日的教育中分数的统帅地位未减,名次的霸主地位日浓。君不见一个高考状元,立刻会赢得社会各界的捐助数十万元;君不见,一个特优学生,学校很快会免除全部学费并给以生活补助。似乎这些状元和特优生就是中华民族的希望,就是炎黄子孙的未来。拼命的学,玩命的教,疯狂地考,这已成了没有规定的规定,这已成了不是规律的规律。由此而生的是学生的失望和家长的无奈,社会的筛选和生活的淘汰。教育的脆弱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人性的泯灭在这个过程中幻化得巧妙自然,纵然有许许多多的创新与特色,有许许多多的成功与辉煌,但骨子里面仍然是应试的血液在奔涌。教师与学生的关系依然表现得冠免堂皇。


为什么我们的孩子在小时候天真好奇充满童趣,而进入校园后在一天天的听话教育中却变得少年老成、失去了探究与创新的活力?为什么总是教育孩子要沿着分数攀上顶端,在学而优中成为人上人呢?因为我们的教育充斥了太多的功利教育、奴性教育。这种现象比比皆是,但我们却熟视无睹,充耳不闻。尽管原因很多,但教育被分数绑架、师生被分数绑架已是人人心知肚明的事。目前的新课改虽然给了孩子一定的权利和尊严,但见诸报端的无数事实让人不得不承认学校管理中人文精神的失落,学校教育中奴性教育的猖狂!一切的一切都在难言与不言之中。


    学生身体素质下降了,我们就考体育;学生动手能力差了,我们就考理化生实验;学生语文没学好,我们把语文卷升为180分……这真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啊!


关于教育的诠释,中外的教育家、思想家和一些知名人士都有自己的“语录”。孔子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蔡元培先生说:“教育是帮助被教育的人给他能发展自己的能力,完成他的人格,于人类文化上能尽一分子的责任,不是把被教育的人造成一种特别器具。”陶行知则认为:教育是依据生活、为了生活的“生活教育”,培养有行动能力、思考能力和创造力的人。黄全愈先生认为:教育“重要的不是往车上装货,而是向油箱注油。”钟启泉教授认为:教育是奠定“学生发展”与“人格成长”的基础。面对今天现实生活中屡见不鲜的伪教育甚至反教育现象,面对急功近利的疯狂择校和学生书包的日益沉重,我深切地感受到,对教育,我们还十分有必要重新打量,追本溯源,返璞归真。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中指出:“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基石,是提高国民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根本途径,寄托着亿万家庭对美好生活的期盼。”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我们的“高质量、高分数、高升学率”,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我们的“封闭管理”“准军事化管理”,我们真的应该反思怎样让孩子们立德做人?谁为孩子的未来买单?谁为民族的未来奠基?唯有真正的教育!莫让分数掩盖了教育真谛!

生成的课堂最精彩

生成的课堂最精彩


2011313,在河南省语文高效课堂教学观摩交流及河南省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第十四届年会上,我再次聆听了程翔老师讲授的语文课,这次他讲的是《念奴娇·赤壁怀古》。


程老师上课时因堵车迟到了几分钟,舞台上的学生和舞台下的教师都在静静地等候着。当程老师出现在学生面前并且告诉学生要学习《念奴娇·赤壁怀古》一课时,学生们说这一课已经学过了。这时,他便征求学生们的意见,是另选一课,还是仍然学习这一课,最后他同意绝大多数学生的意见(只有一位同学不同意),决定“温故而知新”再学本文。怎么学、学什么,他并未按课前的预设进行,而是让学生通过分组讨论来决定,因这是已经学过的课。学生们共分成了七个小组,每组提出了一个问题,然后程老师又让学生们从这七个问题中以小组表决的方式选定了大家认为与理解文章最有帮助的、最有价值的四个问题:“大江”、“周郎”在词中的含义和作用是什么?“多情应笑我”是否作者自嘲?这首词对我们的启发是什么?谁是“故国神游”的主语,并思考想像周瑜与苏轼的对话。这样,学习的内容已十分明确。接下来是小组讨论学习这四个题目,各小组的同学讨论热烈、发言积极,直到下课时仍情绪高涨、意犹未尽,而这时刚好完成了上述各题。教学过程中,教师是学生学习的组织者、引导者、促进者,也是学习共同体中的一员——学生学习的合作者,整节课充分体现了课堂教学的开放性、生成性,因而课堂高效且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为什么说程老师的这节课是高效的课、成功的课、精彩的课呢?其一,他把课堂还给了学生,把学习的权利还给了学生。整节课,教师都游走于学生中间,关注每位学生的学习情况,呵护并引导每位学生全身心地投入到思考中、讨论中、交流中,实现了“我的课堂我作主”,课堂定位于“知识的超市,生命的狂欢”,因而节奏快、容量大、效率高。其二,整节课体现着学为第一,教为第二的教学理念,课堂上没有丝毫的话语霸权。学生是课堂的主人,是学习的主体,他或点拨,或引导,或追问,或诵读,目的就是打开学生幽闭的心灵,激活学生僵化的思维,放飞学生新奇的想像,点燃学生潜在的智慧,从而让课堂真正“火”了起来。其三,教学是师生共同经历的一段生命历程。课后程老师在同现场的教师进行交流时,已坦诚地表明了自己对语文的热爱、对学生的热爱和对事业的追求。每一节课在他的生命中都是唯一的,课堂上学生的每一个智慧火花都应是生命的灵光跃动和学生精彩人生的写照,因而,让大语文大到包容天宇间的一切,让小课堂延展到学生生活的无限未来。这样的课才是最为精彩的课,才是让人终生难忘的课。


 


 

让心过年

      让心过年


      年一天天近了,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心思想着过年。因为人们的心思不同,所以年的内涵也就有无数种诠释。当以自己的拙笔表述自己心中年的意韵,那么悠远的心声则如歌如泣地从心泉中涌出。
      让丰盈的心过年,因为心的丰盈,年在自己的心中吉祥顺意;让快乐的心过年,因为心的快乐,年在自己的心中喜气洋洋;让幸福的心过年,因为心的幸福,年在自己心中香甜美满;让淡泊的心过年,因为心的淡泊,年在自己的心中天地高远;让平凡的心过年,因为心的平凡,年在自己的心中风清云淡;让知足的心过年,因为心的知足,年在自己的心中喜地欢天;让跃动的心过年,因为心的跃动,年在自己的心中征尘飞扬!
      让疲惫的心过年,因为心的疲惫,年在自己的心中春意荡漾;让失意的心过年,因为心的失意,年在自己的心中荡气回肠;让疼痛的心过年,因为心的疼痛,年在自己的心中情浓意长;让孤寂的心过年,因为心的孤寂,年在自己的心中百花齐放;让干枯的心过年,因为心的干枯,年在自己的心中浓郁芬芳。
      让心过年,年常过常新,心永驻春光!

爱,教师的心灵体操

爱,教师的心灵体操


   杨万欣


亚米契斯在《爱的教育》一书中说:“教育上的水是什么?就是情,就是爱。教育没有了情爱,就成了无水的池,任你四方形也罢,圆形也罢,总逃不了一个空虚。”因为没有真正的爱,就没有真正的教育,这正如罗曼·罗兰所说:“要散布阳光到别人心里,先得自己心里有阳光。”


作为最普通的一位教师,都应有自己的知识与能力、思想与行动、道德与人格、情感与智慧,都应有一颗始于良知的心,而这颗心高尚地讲是无私奉献的公心、事业心;平庸地讲,是充满人文情怀的良心、爱心。


教师之所以被人们誉为“蜡烛”、“园丁”、“春蚕”、“老黄牛”、“灵魂工程师”等,就是因为教师在平凡的工作中,能用自己的智慧启迪学生的智慧,能用自己的情操陶冶学生的情操,能用自己的人格提升学生的人格,一句话:能用自己的爱心点燃学生的爱心。荒漠似的心灵能绽出绿洲是因为爱,干枯了的禾苗能再现生机是因为爱,冰封的心灵能放飞金色的希望是因为爱,灰暗的心房能浴满七彩的阳光是因为爱。爱即人性、爱即德行、爱即灵魂。苏霍姆林斯基的“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是爱;陶行知的“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是爱;于漪的“把理想和智慧的种子播撒在学生的心田”是爱;胡明道的“即使发颓齿裂,我也要借一分春光,仍做孩子的‘学长’”是爱……因为有了爱,校园里才有了诗歌和太阳;因为有了爱我们的教师队伍才名师荟萃、群星灿烂。


然而,灿烂星空并非至真至善至美。在见诸媒体的一些惨剧、悲剧中,学生心目中的“圣人”扮演了极不光彩的角色:一校长为了自己的“尊严”,一脚踢得学生小便失禁;一教师为了自己的兽欲摧残花季少女多达39人;一学校7岁女学生连跪五天上课教师熟视无睹;一教师“为了孩子们好好学习”,用锋利小刀划破41名学生手掌……学生的心灵在哭泣,家长的心灵在哭泣,略有一丝爱心的任何人的心灵都会为之滴血泣泪。


耳闻目睹这些败类的丑态丑行,我不知道《每当我走过老师的窗前》这首歌曲,学生是否还会唱得那样动情动听?《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首歌曲,学生是否还会唱得那样如痴如醉?


教师凭什么教书?教师凭什么育人?凭知识,凭能力,凭人格,凭智慧,凭良心……而这一切的基石则是一颗爱心。


爱是教师的心灵体操,只有让心中的爱不断裂变、释放,你的生命才会充满生机与活力。


爱是教师的心灵体操,只有以爱励志、以爱育人,你在学生心目中才会成为真正的圣人。


爱是教师的心灵体操,只有用平等与真诚去施肥,用理智与人格去灌溉,用情感与智慧去修剪,你的人生才能绽出亮丽的风景。


爱是教师的心灵体操。没有爱,教师的平等与真诚将成为美丽的陷阱;没有爱,教师的理智与人格将成为含笑的利剑;没有爱,教师的情感与智慧将成为吸血的魔鬼……


我为每一位教师祈祷:心中永驻爱心!

金钱≠学历≠能力

金钱≠学历≠能力


    


当今的社会是一个学习化社会,今天对一个人的教育不像过去那样是一次性完成的,而是要活到老、学到老,让学习涵盖自己的一生,努力使自己与时俱进,从而才能更好地适应社会发展的需求。作为传播文明启迪智慧的新型教师,理应践行终身学习的理念,作自我发展、自我超越的典范,从而为人师表,教书育人。通过提高教师的学历来提高教师的素质,这是提高教育质量的重要途径,也是发展基础教育至关重要的一环。这个愿望是好的,的确也有许多教师通过提高学历提高了自身的素质,发展了自己的能力。但也有一些教师在学历进修学习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因素导致出现了“金钱=学历=能力”的怪现象。


1、只要花钱就可以拿到学历。成人进修学习,有他自身的特点,特别是常利用假期或请假参加听课学习,这本身就很不容易,加之急功近利、急于求成的想法较多,如只要让我过关、拿到学历就行,多出些钱没关系。这样就导致了学习的松懈和考试考核的高水份。凡是通过这种方式拿到大专、本科等学历,甚至学完研究生课程班的教师,哪个不得花上几千元钱?而知识水平到底提高了多少,教学能力到底发展了多少,只有天地知道。何况有的学历干脆就是掏钱买来的假学历呢?君不见,办假证的电话广告遍及城乡,真可谓生意火爆啊!


2、有了学历就可以提高能力。教师职称的评定,是对教师技能水平和学术造诣的认可,因而对学历的要求很严格。但一旦拿到了职评要求的学历,其它的事情都好办,就可以评职晋级了,“能力”也自然而然地上去了。职称上升标志着水平的提高和能力的发展,而高级对于中级、中级对于一级,真正能在业务上给以指导的教师并不多,因为这种职称和学历都不等于能力,学历是拿到了,职称也评上了,可能力呢,仍是原来的“一蹄”、“一鸣”而已。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不良的现象呢?因为教师的学历进修,可以说是典型的应试教育,甚至是标准的知识复制。进修者的观念没变、理念没变、教与学的方式没变,一切从本质上说仍在原来的梯度上徘徊,只不过在“两脚书厨”中多放了几本书。倘若能用全新的教育理念铸造自己,把“二次充电”看作是一个新起点、新开端,那么教学水平一定能提高,教学能力一定会发展。君不见,仅仅有初中文化的钱梦龙老师、魏书生老师被称为全国教育战线上高山级大师,靠的是什么?就是对知识的渴求、对学生的关注、对事业的追求!

看来,教师学历达标重在思想的达标、观念的转变、理念的更新、人格的提升、能力的发展、水平的提高。因为“金钱≠学历≠能力”。

碧海深处有珍奇

碧海深处有珍奇


登上三尺高的讲台


我真正成了


你的恋人


初恋的味道


真的比蜜还甜


可好景不长啊


因为你那带刺的美丽


时时让我不知所措


——引自陈燕《同教育恋爱》


神秘的木箱子


1969年我刚入小学的时候,三叔已经读大学了,他每年寒暑假从西安回来后,总要进入我们家的窑洞内,搬梯上楼,在一个大木箱中翻腾好长时间。


作为长孙的我一直跟奶奶在一起生活,但由于年龄小,上楼不安全,奶奶经常告诫我不准上楼;加之那木箱子是三叔的“宝贝”,三叔也叮咛我别乱动。这样,我更觉那木箱子的神秘诱人。


终于有一天,我来了“贼胆”,悄悄钻进窑内,攀梯上楼,打开了神秘的木箱子。原来里面是三叔上学时读过的书和所做的笔记。在连环画也十分奇缺的偏僻小山村里,能拥有这样一箱子书,真可谓是一种奢侈的享受。


我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先看图文并茂的识字课本,再读让人心神飞扬的童话故事,最后,读的是三叔上中学的一些语文课本。像《聪明的乌鸦》、《渔父和金鱼的故事》、《暴风雨之夜》、《黎明河边》、《党员登记表》等文章,都是从那个神秘的木箱中烙进我的脑海的。


木箱中让我受教益最大的是三叔的读书笔记,一大本一大本厚厚的,有用线绳装订的、也有用铁丝装订的。这些笔记成了激励我不断读书学习的活教材,更让我多次在作文本上写下《我的理想》。这个木箱子不仅让我的生活多了色彩,更让我享受到“腹有文章气自华”的乐趣。晚上我从木箱中翻出一本书在煤油灯下读上几段故事,白天就绘声绘色地给小伙伴们讲述;饭前饭后我快速浏览几篇木箱子中的“神奇传说”,放牛时就能用“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悬念逗引身边的同伴们替我追赶跑远的耕牛,帮我把守山岭或岔口。木箱子带给我狂欢与得意的情态就可想而知了。


奶奶看到我像三叔一样喜欢看书,从未指责和限制我打开那木箱,并且多次鼓励我要像考上大学的三叔一样有出息。这种特殊的启蒙教育让我喜欢上了语文,上四年级时,我能将语文教材上“社会主义社会是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在这个历史阶段,还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这种极为枯燥的文章背得滚瓜烂熟,以至于被教师引至其它班级示范背诵。上初中时,别人作文周记本一个学期结束时总用不完,而我常常是一个本子不够用。我写的作文还多次被作为范文印发给全级同学,作为应考作文让大家背诵。细细想来,那时怎么能知道这就是那木箱中的美丽语文的神奇魅力呢?更不会想到这就是孕育我做一名语文教师这一理想的沃土。


我的理想不是梦


    1981年高考后我如愿以偿地走进了一所师范学校。两年后,又怀着满腔的热情回到家乡,回到了生养自己的崤山洛水的怀抱。从此,我把自己的理想与追求深深地根植于三尺讲台,让青春与激情在平凡的工作中闪光。


    初为人师的兴奋之后是清水般的平淡,初登讲台的神圣之后是小草般的平凡。“当一个好教师吧!”望着穷山区孩子们渴求知识的双眼,我滴血泣泪的良心经常对自己发出这样的呐喊。但从登上讲台的那一天起,我就常感心虚,因为我高考前一直学的是理科,教语文可以说是严重“缺钙”。于是,我就在勤奋自励中自我修炼,充实提高。1989年先后获取了政治专科、中文本科及文学学士学位证书。视野的开阔,知识的丰富,使我富于想象和探索。为什么学生们不愿学语文?为什么自己总是事倍功半?为什么课堂总象表演教案剧一样?为什么学校被人称为“心灵屠宰场”?在教学相长的过程中,在童心童趣的滋润下,在激情与信念的火花里,我构思着自己的教育梦。我找不到最准确的词语来诠释自己的教育梦,也不愿用溢美之词去描绘自己的教育梦,因为这个梦是如此的朴实、如此的圣洁、如此的清纯、如此的充满裂变的活力。在我的教育梦里,没有世俗和功利,只有爱的欢歌、情的飞扬;在我的教育梦里,没有分数的作祟、主智的偏见,只有个性的张扬、智慧的灵光;在我的教育梦里,没有权的重压、师道尊严,只有民主的春风、自主的空间;在我的教育梦里,没有时间的束缚、学科的界限,只有开放的探究、多元的发展;在我的教育梦里,没有名人的崇拜、媚外的教条,只有学习与创新、批判与借鉴……


    于是,一本《中学语文特级教师教育思想精粹》使我爱不释手,一本《20世纪教育学名家名著》我常捧在桌前。和杜威、陶行知对话,感受生活教育、沐浴民主春风;同鲁梭、苏霍姆林斯基谈心,倾听他们的建议、学习他们的经验。然后一节课一节课地实践,一篇日记一篇日记地记录。教学相长中,我觉得已离不开朝夕相处的学生;自我修炼中,我已把青春融进了讲台上的春夏秋冬。就这样,在贫瘠的土壤中,我用智慧和汗水换来了一年年的稻海麦浪。县教坛名星、市教育系统业务标兵、市教改能手、省级学科技术带头人、国家级骨干教师等殊荣也纷至沓来。


    2001年10月,我赴福建师范大学参加了国家级骨干教师培训学习,这是我有生一来最重要的一次学习:观念在这里更新,心灵在这里净化,人格在这里提升,信念在这里坚定。“头脑风暴”荡涤了我心中积存的许多困惑,钱梦龙、孙绍振、巢宗祺、方智范、余文森、吴刚平等导师、专家的教诲,给我走进新课程注入了不竭的原动力。为了向名师专家学习,不断提高自己的教学能力,我虽每月只有720元的收入,却花了7000多元买了电脑和激光打印机,从拨号上网到宽带上网,自己仿佛插上了飞翔的翅膀。


    榕城的红花绿叶,给我的梦想涂上了灿烂的色彩;南国的海阔天空让我的心中激情飞扬。近年来,在北京、厦门、郑州、三门峡、大连、太原、徐州等地,我先后聆听了张定远、欧阳代娜、魏书生、顾德希、蔡林森、程翔、李镇西、程红兵、余映潮、赵大鹏等名师的报告或作课,他们的点拨引导使我在教改中明确了方向,他们的经验、示范使我明白成功并不像想象的那样艰难。于是自己积极地投入到课程改革的洪流之中,努力践行新课标、新理念。面对新课程,我发出呼唤:《新课程呼唤新型校长》;参与新课程,我畅所欲言:《择校:教育互动发展的新机制》;感受新课程,我产生困惑:《新课程,爱你在心口难开》;实施新课程,我一马当先:《让学生在体验中露一手》;体验新课程,我化苦为甜:《语文课,应该又甜又美》。这些文章见诸报刊,使我在反思中重塑自己的角色,在积极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的同时,大胆构建开放而有活力的语文课。2006年我主持的教育部科研课题二级子课题一项,全国中语会实验课题研究一项,均已结题,自己也被评为全国优秀实验教师、河南省优秀语文教师、洛阳市首届名师。以研促教催我奋进,终身学习促我成长,这就是我今天的心跳,这就是我今天的呼吸。


让学生在体验中露一手


    在语文教学中,我大胆地采取了师生换位的做法,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经过各小组成员的自主研读、合作交流、探究学习,真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从而真正使学生在体验中张扬了个性、尽显了风流。


为了让学生在体验中露一手,我努力创设民主、平等、和谐的学习气氛。为创设这种氛围,我尽力蹲下心灵和学生说话,敢于掀开“红盖头”,从讲坛上走下来,让血肉鲜明的人——一个真切实在的教师走进学生的心灵。学生朱贝贝在导学《孤独之旅》一课时,提名让我读课文中杜小康的四句话:①“我不去放鸭了,我要上岸回家……”②“我要回家……”③“还是分头去找吧。”④“蛋!爸!鸭蛋!鸭下蛋了!”这四句话中,第一句是杜小康“带了哭腔的请求”,第二句是杜小康“哇哇大哭起来”所说,第三句是杜小康理解父亲、战胜孤独后所说,第四句是杜小康“觉得自己忽然长大了”“惊喜”“大叫”时说的。如读不出十几岁少年的那种韵味是不行的,而作为一名“普通”的学生,我尽最大努力依“老师”的要求去读了。全班同学的掌声让朱贝贝体验到了自己导学之妙,同学们也真切地感到了民主、平等、和谐的学习气氛,从而让语文课充满了奇异的乐趣。


    常言道:“人无压力不进步,井无压力不出油”。当每个小组选定了课文后,从文章相关的内容介绍到重点难点的突破,从提问设计到分角色表演等,都要以最优的形式在一节课上呈现。因此,各个小组互不示弱,请教老师,请教家长,请教同学。而正是在这自主学习、合作探究中,学生的聪明才智才得以发挥。如贾真同学在导学《夏之绝句》时,在黑板上画了一个蝉,最后在全班同学齐读了“聆听,也是艺术……何尝不是生命之歌?蝉声。”之后,要求同学们为蝉声谱曲填词。同学们非常踊跃,最后上台的四位同学,一个用五线谱谱曲,一个用简谱谱曲,一个用 “知了,知了……”填词,一个用“I  love life.”填词。这些奇思妙想,这些智慧的火花,在“以教师为中心”的课堂上,在单向输入式的学习中,的确是难以出现的。


    为了在教学中启迪学生的智慧,我努力作学生中的首席,作学生精神成长的塑造者。张洵同学在导学《曹刿论战》时,引导同学们谈感受说收获,我也主动参与,通过对学生思维的唤醒和激励,有的批评庄公急躁冒进不懂战术;有的赞扬曹刿献计献策足智多谋;有的批评乡人事不关已高高挂起;有的赞扬曹刿张扬个性毛遂自荐;有的批评庄公愚蠢之极有失尊严;有的赞扬庄公纳谏如流知人善任;有的由课文引向社会,抨击任人唯亲、压制人才;有的由课文指向生活,弘扬任人唯贤、取信于民。正是学生成了自主学习的主体,多元思维才得以活跃,课程内容才在互动交流中得以生发和提升,教学才得以正本清源,我也在学做学生的过程中受到启迪。


    最后,要承认“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让学生上公开课也是我从教二十多年来的大胆的探索。在师生换位的学习中,党芳同学导学了《威尼斯商人》一课,听课的本来只限本校语文组十二位教师,可结果学校领导、县语文教研员及其他学校的语文教师代表共有四十多人听课。党芳同学运用音乐《命运》导入课文,抓住剧本中尖锐的矛盾冲突步步设疑,让学生在争辩讨论中学习,并设计了非常精美的板书,课堂气氛非常活跃。


    党芳同学最后又以音乐《命运》回应开头,并指着板书总结道:“夏洛克要法律给他公正,鲍西亚根据法律给了他公正,并给了安东尼奥以公正。而这一切都靠的是智慧,他用自己的智慧改变了安东尼奥的命运。希望我们也要用知识武装自己,用智慧改变自己的命运,去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正当这时,下课铃响了,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党芳同学十分激动,我也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有了更真切的感受。


    在这求索的过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让学生在体验中露一手,这是潜能的开发和精神唤醒的捷径;让学生在体验中露一手,这是独特性彰显和主体性弘扬的保证;让学生在体验中露一手,这是激活封存的记忆的催化剂;让学生在体验中露一手,这是自主、合作、探究式学习的灵魂所在。 


                     呼唤理想语文


    从事初中语文教学至今已二十五年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要概括一下什么是现实语文,总觉得憋着满腹苦水却倒不出来呢。现实语文对教师和学生的折磨,曾让许多人仰天喟叹:没辙,没法,没门!


    倘若真的用一种标准去度量出现实语文与理想语文之间的距离,我认为现实语文与理想语文仅相距:一个人字、一张薄纸、一条小溪。


    理想语文凸显以人为本的原则,摒弃精英教育,面向全体学生,注重学生语文素养的全面提高。因而理想语文立足于具有鲜明个性的人的全面发展与语文学习的和谐统一,让学生通过理想语文形成积极的人生态度、健康的情感和健全的人格。让学生学会求知、学会做事、学会合作、学会生存是理想语文之生命所在。


    理想语文捅破了“师道尊严”和“神圣的讲坛”的神秘面纱,捅破了“权威崇拜”和“标准答案”的这张薄纸,把语文的学习建立在心灵的对话和情感交流上,因而让多元文化、个性化解读、独特的体验、创新思维,为语文插上了神思飞扬的翅膀。


    理想语文引入了生活小溪,纵然课堂仅是一条小溪,但叮咚作响的生活泉水时常让语文或碧波荡漾,或浪花飞舞,从而印证了语文的外延与生活的外延相等,让理想语文显得开放而有活力。


    令我终生难忘的是2001年11月在武夷山和钱梦龙老师同漂“九曲溪”、共游“一线天”的情景,当我提出和钱老师合影时,钱老师愉快地答应了,并在我的日记本上题上了“碧海深处有珍奇”一句话语来勉励我。


    “碧海深处有珍奇”。正是这教书育人的碧波荡漾中,自己有着向往珍奇的情趣,独享发现珍奇的欢愉,拥有创造珍奇的幸福。2004年面对特级教师的殊荣,我又一次感到惶恐和不安,一曲《从头再来》,一曲《真心英雄》,让我用感恩之心在教学日记中写下了这样的诗句:“年逾不惑志未休,美好征程刚起头;扬鞭策马与时进,乐在教坛竞风流。培桃育李责任重,俯首甘为孺子牛;清贫寂寞终生伴,碧血丹心写春秋。”美丽语文、快乐语文、享受语文,让自己成为第五届“语通杯”全国十佳教改新星,这让我时常不由自主地吟唱:“是你给了我一切/让我的生命精彩/是你给我碧绿给我蔚蓝/给我灿烂美丽的世界/是你陪伴我每一天/为我的生命喝彩/是你给我欢笑给我向往给我温暖幸福的明天……生命如此精彩,我默默地珍爱/生命如此精彩,我默默地感怀/生命更加精彩,我悄悄地期待……”

雪花在吟唱

雪花在吟唱


(一)


    轻轻的,轻轻的,雪花带着一种你我他(她)都渴盼的希冀,来到了人间。雪花好象无言,其实它在不停地吟唱,在吟唱中起舞,在起舞中迷醉。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冬日的纯洁,它在吟唱冬日的严正,它在吟唱冬日的冰清玉洁。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冬日的直率,它在吟唱冬日的严厉,它在吟唱冬日的刚直不阿。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冬日的宽容,它在吟唱冬日的慈爱,它在吟唱冬日的表里如一。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冬日的情思,它在吟唱冬日的欢乐,它在吟唱冬日的诚心实意。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冬日的意韵,它在吟唱冬日的憧憬,它在吟唱冬日的豁达飘逸。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冬日的寄语,它在吟唱冬日的馨香,它在吟唱冬日的心神飞扬。
    是的,雪花在吟唱,在吟唱中起舞,在起舞中迷醉,它在迷醉中让生命得到升华!


(二)


    雪花,轻盈飞舞的雪花,当它以自由而奔放的姿态投入大地的怀抱时,它早已开始了幸福而甜美的吟唱!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来自春、夏、秋的情愫,它在吟唱来自风、雨、霜的祝福,它在吟唱自然轮回的永恒。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来自真、善、美的欢愉,它在吟唱来自仁、智、信的真谛,它在吟唱生活多彩的奇妙。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来自日、月、星的光辉,它在吟唱来自光、热、力的底蕴,它在吟唱孕育生机的活力。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来自朝霞、红日、夕阳的嘱托,它在吟唱来自玉兔、吴刚、嫦娥的惆怅,它在吟唱天地和谐的壮美。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宇宙的无限神秘,它在吟唱灵腑的大彻大悟,它在吟唱灵魂的圣火不熄!


(三)


    晶莹的雪花轻轻地飘洒着,它从浩瀚的天宇出发,一路欢歌地吟唱。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一路飞扬的潇洒,它在吟唱漫天飞舞的欢欣,它在吟唱沉寂中孕育的高亢。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彩云追月的仙境,它在吟唱星光灿烂的美妙,它在吟唱火树银花的幸福。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特别记忆中的特别亮丽,它在吟唱悠悠岁月中的恬淡质朴,它在吟唱我吟故我在的千古真理。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吟唱自身的沧桑履历—-曾经的辉煌;它在吟唱自已的充实—-累并快乐着;它在吟唱灵魂的乐土—-天国任逍遥。
    是的,雪花在吟唱,它在作白描,它在谱乐章,它在用心灵启迪心灵,它在用智慧点燃智慧,它在用生活诠释生活,它在用生命塑造生命。
    雪花在吟唱,雪花融入我心,我心融进了雪花。